26141426766_51fc231cac_k

顧前也盼後,現代洪流中原民的兩難課題 ──「島內出境 ‧ 聽雷女的子民說故事」遊後心得

 

寫了幾篇這次旅行的文化、風景與美食,還是要來寫寫比較正經的東西,才對得起這趟旅行。

 

對我而言,其實只要是在台灣這個土地上生活的人,我認為就是台灣人, 對我而言,沒有什麼原民,什麼新住民,或是你是那個族,大家都是在為這塊土地努力生活著,期望它能更美好。 但現實在世界裏,卻是在利益與權力中,硬是劃分了人與人之間的界線,只想從這界線中獲取利益,或是自已以為唸了點書,拿了較高的學歷,就以學歷來劃分界線。

從小唸的政府版本的教科間裏提到,約從三國時代就有人開始渡過台灣海峽來到台灣,後面的宋、元、明、清更是陸續有人來到台灣,但慢慢更多的考察資料出來,在更早更早之前的地球小冰河期,就有動、植物來到了台灣…… 那人呢,是不是也來到台灣呢?

布農族有大洪水的傳說,那這和諾亞方舟的傳說不也是不謀而合?所以我還想說賽夏族對植物的見解的能力,和傳說中的神農氏,那會不會也是一脈的傳承呢?

賽夏族對植物的見解的能力,和傳說中的神農氏,那會不會也是一脈的傳承呢?

 

走進 21 世紀的原住民族

但從日治時間,日本人進入台灣要全面掌控台灣,最後對上了高山的原民, 說到這裏一定要推魏導的賽德克巴萊,一般人若沒有對台灣的歷史有著墨,並不會知道原民和日本的抗爭是多麼地慘烈;經過這部電影,更把這塵封已經的歷史,重新打開,讓更多人知道這段期間,台灣發生了多少、多麼慘烈的事情。

人數較少的原民,最後仍是被日本人所管理,從此之後,美其名的政府,卻用無形的權力重重地籠罩原民直至今日,而這權力及現代化,硬是把原民推擠到號稱民主牆角,讓他們成為民主下的弱勢族群。

某些政客或是公務人員,卻借由這權力不斷的剝屑原民,直至今日仍是。

 

聽了 Iban 說原民的近況,哎…… 難道這社會上還有人認為原民住是不懂時代嗎?那你就太錯特錯了!

看到 Iban 及風長老時,手機的聲音都是 Line 的聲音,且都非常有禮貌地把手機關悼,而不影響講解。當民宿阿姨拿出手機要拍照,嗯…… 還是某牌的智慧型手機。 阿姨開的民宿也都有 Wifi,連在走幾乎無人跡的鵝公髻步道全程手機都收得到訊號。 若你的印象仍停留在以前對原民的印象,那你才是被這時代所淘汰的人。

你的印象仍停留在以前對原民的印象,那你才是被這時代所淘汰的人。

 

我認為現在的部落可以這樣做生意

Iban 是很有想法,有遠見的人,不顧反對推出了「很早」的桂竹筍品牌,直至今年是第三年,雖品牌的名氣仍未衝出來,但他知道,就像 Apple 一樣,一定要有自已的品牌,獲利才是自已的,只是代工的話,永遠賺不到,只能任人喊價,加上每到桂竹成熟時,七早八早就要採收,還要想辦法與偷吃的山豬、猴子對抗,真的是十分地辛苦。

雖然我不知他的產量如何,但通路,唯有舖上通路才是最後一哩路;現在很多部落、或是小型文創工作者,做出的產品是不錯,但知道的人並不多,以致於銷量並不高,只能靠熟客介紹,銷量不佳自然而然的就是迷妳小小眾化。

一、實體通路:幾乎都會有上架費,且這生鮮食品還有保存期限的問題在,到期賣不悼,退貨這等等的費用還是要自已承擔,風險也不小。

二、網購:很多人會說那就做網購或團購,但網購同性質商品中,如何突顯出你的商品,更是一門學問。我個人目前想一部份的建議,(我也沒很認真地想啦!):

  1. 品牌故事:在品牌之下加入故事,讓這品牌更有故事性,就像很多人都用阿嬤的什麼什麼,原最早是想喚那份親情感,但這效果被爛用到爆之後,大家對這名詞都無感了,所以要有真實性的故事做為品牌背後的文化支撐,比較可以吸引、留住認同感的人。
  2. 商品搭配化:查了一下,單賣桂竹筍人還不少,若能搭配其它新鮮蔬菜,今日採收明日送達、全程冷藏保持新鮮健康的蔬菜,這對台北上班族的家庭還滿有吸引力的喔!
  3. 若是像做山豬肉滷竹荀之類,類似年菜的方式,直接賣菜,也可以衝出竹荀消化量,甚至像馬告也可以做成泰雅特有秘密火鍋湯頭。我到是覺得這個點子還不錯的,在台北是有少數的原民餐廳,但大多數的人幾乎是不會吃到,若是用原民的食材,做的料理宅配,我想可以在網購市場上衝出名氣。
  4. 在品牌之外可再更狠的,就是直接殺到新竹、台北或是台中大飯店或餐廳,清早採收,上午送達,保證新鮮,跳過中間商,直接做供應商,少了一層的剝屑,只是往返路程很累人。
  5. 最重要的是要讓人知道有這個商品的存在,網路網站各式各樣多到不行,除了廣告外,就是透過分享,還是分享,像 Line、FB 粉絲團甚至開直播、或是像痞客邦寫網誌評論等等,透過這樣的媒介,像 FB 上的朋友幾乎都有上百位的朋友,只要 1/10 有看到,其中一位再分享出去,這樣的傳遞效應是很可觀的,最重要提高商品的曝光率,才能提高銷售機會。

所以呀!朋友們,現在的原民也是能跟上時代的,請不要再用以前的想法去看原民。

Iban 是很有想法,有遠見的人,不顧反對推出了「很早」的桂竹筍品牌,直至今年是第三年。

 

時代的洪流,原民如何兼顧文化傳承

只是在這進化的時代洪流裏,網路的盛行,慢慢地也侵蝕原民文化,看到 Iban,風長老,他們都很憂心這方面,但這真的很難,只能靠教育的文化,教導後人,因為連我們住在城市的人也面臨這樣的問題,外來的美國、日本、韓國、大陸的文化也一直在侵略我們的文化。

曾經我想過一個問題,在十幾、二十年前對原民沒有一些認識之前,看到原民的服裝都以為是阿美族,跳的舞也以為是阿美族,造成在阿里山看到的原民舞蹈時,在想,阿美族不是在花蓮嗎?什麼時候阿美也搬家了?這個是很需要原民思考的問題;如何在觀光文化上與其它族做出差異性,讓人了解我來這樣看的文化是泰雅、是賽夏,而不會搞亂悼。

 

所以之前我有一個想法,若有一天我有財力及能力,可以做部舞台劇:

大陸導演張藝謀做出的印象西湖、甚至是無垢劇團也有在戶外出海口做舞蹈演出 ── 原民也可以寫出自已原民的故事,做出舞台劇,音樂劇,語言上可以用原民的語言與國語交互使用,除了讓觀眾了解劇情,也可讓演出的人員學習母語。

舞台劇或許有點難度,也可以用較少人力的像相聲之類的,開朗的原民很愛說笑話,也可以用相聲的方式說說笑笑,輕鬆的方式敘說原民文化。

更可以推出屬於自已部落的一年一度的觀光文化活動再搭配像農作盛產期、或是某個季節生態之旅之類的,上述的文藝活動可在這文化季演出,或是假日有較多遊客時也可以演出,初期也可收便宜的門票,做出品質名氣時再慢慢調整價格,這用意是透過不同的形式的傳達原民的文化,同時後人也可以傳承這文化,也可以擺脫給人的印象永遠都是叫小朋友跳迎賓舞,也是個不錯的方式。

 

以上只是個人想法。

進化的時代洪流裏,網路的盛行,慢慢地也侵蝕原民文化,看到 Iban,風長老,他們都很憂心這方面,但這真的很難,只能靠教育的文化教導後人。

 

文字/廖銘銓;圖片/島內出境》聽雷女的子民說故事,追尋南庄百年傳說!

發表迴響